12月氣象局預報一波強大寒流夾帶水氣即將光臨台灣,我在前一天就上山等候。
隔天一早陰雨綿綿氣溫卻不見下降,寒流應該是還在北部,下午才會到達中部,16日雨真的很大,就是不見雪花飄下,中午過後車窗上開始出現冰珠,但是都馬上溶化,看來溫度還是不夠,下車拍了些遊客,身體馬上就濕透了,什麼"狗鐵絲"號稱的作用在最需要的此時完全失效,只好躲在車上吹暖氣。
2點多雨還是很大,幾乎都想要放棄下山了,突然間抬頭一看,車窗開始聚集大量的挫冰,量大到雨刷都有些遲鈍,下車發現整個武嶺停車場的遊客都發瘋了,雪夾雜著雨水開始瘋狂的下來,可惜的是並沒有開始積雪,反而是路面開始結冰,車輛越集越多,幾乎動彈不得,直到將近下午5點才慢慢疏散,我也在此時下山,準備明天一早再上山。
17日起床就見到溫暖的太陽,但是溫度真的很低,看了一下氣象局的網站,發現前一晚主峰上的溫度竟然一度來到零下10度,我想昨晚沒再繼續飄雪,應該只剩主峰上會殘留著積雪了。
9點到達主峰登山口,發現其實積雪並沒有許多,但是路面都結冰了,我穿起了冰爪,快速的往主峰上前進,怕的就是溶化速度極快的積雪消失,沿途見到陵線上有成群的登山客,後來才知道是一群小學生。

約12點下山時路面的結冰已退去。

植物都披上了一層冰霜,積雪可以說沒有看頭。

遙望武嶺停車場又開始塞車,當然也是沒有什麼積雪。

廢棄的碉堡哨所,可以見到東邊的雲海。

回程時見到埔里上空已經被雲海蓋住了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hiroshi 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5) 人氣()